2016年8月26日星期五

谈谈“敌人”

无眠女士发了个帖子(她的帖子可真多,也很不错),说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胜者北方军没有再把南方军的人当作敌人,而是予以善待。帖子最后说:“民主,都是同胞,没有敌人。”
之前刘晓波也说他没有敌人。
我理解他们的意思,敬佩他们的思想境界。但是,这样简洁的表达会使很多人产生误会。刘晓波就被那些不理解的人取了个“刘无敌”的外号,那些人每每说起,总是带着一股不屑。
其实,民主并不是绝对没有敌人,那些阻碍、破坏民主的人就是民主的敌人。
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正在交战的双方就是互为敌人,你不打败他,他就会打败你,甚至是你不打死他,他就会打死你,在那种情况下,别无选择。但是,一旦战争结束,获胜的北方军理解对方只是在特定的情况下成为敌人的,相信他们不会再采取敌对行动,也相信己方有能力挫败其敌对行动,不会对己方及国民造成较大损害,因此不再把对方当地人看待。这就是自信的体现。某党成天把人民党敌人对待,到处严加防范,连菜刀都要实名制,这就是不自信的表现,自知罪恶多端。

上帝都有敌人,撒旦就是上帝的敌人。
宇宙中只有一个上帝,也只有一个撒旦。
这宇宙中只有上帝和撒旦是绝对的。上帝是绝对正确的,撒旦是绝对不会悔改的。
世上的人都是上帝的儿女,他们生来都是平等的。在上帝面前,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有些人的罪恶大一些,是因为经受不住撒旦的蛊惑。但是罪恶再大的人,也不一定会到死都不悔改。当然确实有些人到死都没有悔改,但在他没死之前,都不能断定他是绝不会悔改的,毕竟他不是撒旦。
所以,不要以绝对的眼光看待敌人,艺术点说就是“没有永恒不变的敌人”,简洁点说就是“没有敌人”,想必这才是刘晓波、无眠他们关于“没有敌人”的真正含义。
在非对峙的状态下,不要总是用敌对的态度对待敌人,那样只会把敌人更加往邪恶的路上推。
耶稣说要爱你的敌人,就是指要以平和的态度对待敌人,不要用仇视的眼光把他往邪恶的路上推,不要堵住他向善的路。
对于人犯下的罪恶,上帝自会做出惩罚。当然,如果人们按照大多数人的意见对那些犯下较大罪恶的人作出惩处,上帝也不会有意见的,毕竟世人才是那些罪恶的受害者。
那些扬言要“挂路灯”、“杀全家”、“不用审判就地处决”的人,他们真的是在推进民主吗?

毛泽东说:“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这完全是故意歪曲。人们所做的任何事情的首要问题都是:“做这个事情的目的是什么?”目的都没弄清楚,必然会是瞎搞一通。只有那些目的一致或者目的不冲突的人,才能成为朋友,目的相冲突的就会成为敌人。目的不明确,以什么作为标准来判断敌、友呢?毛泽东避开目的问题而把判断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当作首要问题,就是为了掩盖其邪恶的目的。

那些避开政治目的(政治目标)问题而拿这个、那个问题当作政治分水岭的人,都是在故意搅浑水。

2016年7月11日星期一

教一教潘基文先生

201677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在北京与中国外交部长举行联合记者招待会,会上他呼吁中国建立公民社会。
要是潘基文不发这个呼吁,我还真不记得这世界上还有个联合国,更不记得现在的联合国秘书长是潘基文。这番呼吁让人感觉就像是在刷存在感,告诉人们“联合国还在,还没死呢”。
说潘基文是在刷存在感这一点都不冤枉他。细看其呼吁全文,根本就没有一点实质性的内容。
请问潘基文先生:公民社会是那么容易建立的吗?如果容易,那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建立公民社会呢?还要你来呼吁呢?你就这么呼吁一下就能建立了?那你为什么早不呼吁呢?或许你和联合国其他领导人早已经呼吁多次了,那为什么呼吁多次了还没建立呢?现在又是这么简单地呼吁一下又能有什么用呢?
答不上来了吧?也许你会问:那要怎么样做呢?那我就告诉你:联合国若是真正想要促进一个国家的公民社会的建立,得要有具体方案是吧?凡事总得有个步骤,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做什么,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去做,等等。做事没有方案那就是瞎扯蛋。对于统治者真正想建立公民社会的国家,你应该有具体方案去教他怎么做,并且让人们按照方案来进行监督、配合;对于统治者不想建立公民社会的国家,你应该有方案去逼统治者往那个方向走,并且让人民去推动他。这样,联合国才能真正对一个国家的公民社会的建立起到促进作用。
公民社会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联合国的使命之一就是促进世界文明的发展。你潘基文先生对此应该是清楚的吧?如果不清楚,就罚你回去抄一千遍联合国宪章。
联合国云集了全世界的精英,难道不懂得怎么制定如何建立公民社会的方案吗?如果确实不懂,你可以找我呀,我就是做方案出身的。当然,我没什么名气,你可能不知道我,那你可以向全世界招聘懂制定方案的专才呀,也可以向全世界有奖征集建立公民社会方案嘛,也可以在你联合国的网站上开辟一个专门的论坛让人们来讨论如何建立公民社会嘛。你们不懂,总有人懂的嘛,不要以为全世界就是你们最聪明、最有学问嘛。你看,这么多可以做的事,你一件都没做,就只知道呼吁一下,你有诚意吗?你对得起中国缴纳的联合国会费吗?虽然那是中共给你们的,但那是从中国人民身上搜刮去的!
你潘基文呼吁中国建立公民社会,为什么要呼吁呢?当然是因为中国不是个公民社会。为什么中国不是个公民社会呢?当然是因为中国公民的一些权利被剥夺了。那么,公民哪些权利被剥夺了呢?这个很多人是不知道的噢,不仅很多中国人不知道,很多外国人也不知道。所以很多外国记者才会在一些记者招待会上向中国官员提问。可是中国的外交部长王毅他不好好回答,还在国外的记者招待会上耍横,把提问的记者给训了一通。这国际社会竟然如此正不压邪,联合国的面子往哪搁呢?
王毅部长说“中国的人权问题只有中国人才有发言权”,其实他这句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问题是,中国人能自由发言吗?中国的媒体、网络都被中共控制了,媒体的言论要接受中宣部的审查,对他们不利的言论不让发表,网络上呢又是封号又是删帖的,中国人在国内根本就没地方发言。到国外网站上发言吧?中共又设置了防火墙,把国外网站屏蔽了,不让人们到国外网站上发言。虽然现在有一些翻墙软件可以翻墙去到国外网站发言,但会翻墙的毕竟是少数人,何况中共的警察把翻墙说成是违法行为,对翻墙者进行恐吓,因此很多人不敢翻墙。所以,中国人没法将中国的人权状况说出来。那么,你联合国有没有想办法让中国人发言、让全世界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也许你会说:言论审查、封号删帖这是中国的内政,联合国管不了。好,这些不用你管。可是,你联合国的网站中共不能屏蔽吧?在你联合国的网站上,中共封不了号、删不了帖吧?也不敢用黑客手段去捣乱吧?那么,你联合国有没有在你们的网站上开辟空间让中国人民(和其他国家人民)说话?
我一直在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其实这本来就是联合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虽然中共会极力阻挠这个事情,但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付它。中国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政府暴力侵犯人权事件,网上有很多这方面的视频。请问,你们联合国有没有设立一个专门的邮箱来搜集政府暴力侵犯人权事件的视频?有没有抽取几个典型的、突出的事件的视频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到中国来进行调查?在视频资料面前,它中共还能怎么抵赖、阻挠呢?
为了确保所搜集的政府暴力侵犯人权的视频资料,必须对此作出严格、详细的规定,例如要求提供视频资料者必须实名,必须提供详细住址、电话号码,并声明如有虚假要承担法律责任。这些其实不用我说你们都应该知道的,否则你们还好意思呆在联合国里悠哉游哉地混日子?
除了上面说的办法,还有很多办法,只要有心去做,就一定能找到办法。
以前做得不好就算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联合国能不能认认真真地做几件能够实实在在改善中国乃至世界人权状况的事?难道你们不在意历史将如何记载你们的业绩吗?
请大家把这篇文章转起来,有能力翻译的请把它翻译成英文,有途径的请把它提交给联合国官员及各国政府官员。


                       2016710

《自由的旗帜》歌谱


2016年7月1日星期五

杨恒均和小乔的串烧

串烧是当今时代的一种文化现象。它原本是指把某种生的食物切成小块用铁签或竹签串起来放到火上烤熟了来吃。用来做串烧的食材必须是同类或属性很接近的,否则一起烧的时候有的烧焦了有的还没熟。
后来串烧被引申到娱乐业,有的歌手把一些风格较接近的歌曲连起来唱,这种表演形式也被称之为串烧。
最近我发现了另一种串烧,把有些人和事串在一起分析、看待,这样比较有意思。
前些天我在独立中文笔会论坛(一个谷歌邮件组)里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机构是破解当前维权困境的最佳策略》,里面有这么两句话:“反对这个提案的都是我的敌人!不支持这个提案的都不是我的朋友!”于是笔会里一个叫小乔的就抓住这两句话来攻击我:“我现在已经是徐大诗人的‘敌人’了——厌恶这种‘不许反对’的党国气派——如果我费辣么大劲就为了换另一个‘不许反对’否则就‘被敌人’的傻鸟,那何不留着现在那个已经吃饱了的傻鸟在台上不用费力?”
瞧这话说的,好像只要把台上那只傻鸟赶下台了我就可以上台了。我自己都没敢做过这种美梦,真是难得你小乔这么抬举我哈。不过,从她那流氓气十足的语句可以看出,她哪会是真的抬举我,她其实是想为那只傻鸟继续留在台上找个理由罢了。只是这理由也太牵强了。你要吃屎、要做妓女那是你的选择,干嘛要赖到我的身上?我跟你又不熟,连面都没见过,连你真名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不会是以后找个人渣老公也怪到我身上吧?
其实,我早就公开声明永不参选政府的任何行政长官职务,所以,担心我上台完全是多余的。当然,你不知道我也不怪你,但你没必要凭空捏造一个“徐琳威胁论”来为当前的独裁者撑台吧?我要是真有那个实力,还不早就被抓起来重判了。
再说了,我并没有搞“不许反对”嘛,反对或不反对这完全是你自愿选择的,我哪能强迫你呢?我强迫你干嘛呀?想起来就恶心。
要说搞“不许反对”,我看你才是搞“不许反对”。你反对我的呼吁,还不准我把你当成敌人,这也太霸道了吧?你还想要我把你当成一朵花是吧?呸!狗尾巴花还差不多。
你说你“费辣么大劲”,你的劲朝哪个方向使的,傻瓜都看得出来啦。
无独有偶。这天在谷歌邮箱里看完小乔的邮件后,我又看到杨恒均发的一个邮件。自从杨恒均一年多以前在独立中文笔会论坛里被我驳得无言以对于是声明退出笔会后,我的谷歌邮箱里就再没见到过他的踪影。这次他是发了个邮件到另一个邮件组里,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加入了那个邮件组。这几年来杨恒均的文章我一般不看的,他的文章有些一看标题就知道是啥玩意,没什么好看的,有些则总是掺杂着些小谬论,我也没时间一一去驳他,我不可能成天围着他转啊,索性懒得看他的文章了。这会儿在谷歌邮箱看到他的踪影,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就像一个久未练习的拳手见到一个沙袋,忍不住要上去练上两手。了入以对我也
我打开邮件一看,杨恒均说了这么个事,他在微信群里看到一段对话录音,是两个“小流氓”在诋毁、攻击他,于是他愤慨“追求民主自由法治的队伍中,竟然集中了这样一批不学无术、心胸狭隘、品格低劣的小流氓?!”由此而反思:“竟然同你这种流氓共同追求一个东西,我的选择是对的吗?那个东西真的值得我去追求?追求到手的时候,她还是我们都想要的?”
告诉你,杨恒均,追求民主自由法治的队伍中有一批不学无术、心胸狭隘、品格低劣的小流氓这没什么值得奇怪的,民主自由法治本来就应该是每一个人的追求,不学无术、心胸狭隘、品格低劣的小流氓也同样有追求的权利。依我看,连不学无术、心胸狭隘、品格低劣的小流氓都开始追求民主自由法治了,这是好现象啊,说明形势大好嘛。你杨恒均自以为高人一等、不屑与这种人为伍是吧?那只能说明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人人平等,不懂民主自由法治是什么,亏你还自称“民主小贩”、写了那么多年的“启蒙”文章,这下大家看得出他的那些“启蒙”文章是些什么货色了吧?当然,倒不是说他每一篇文章、每一句话都是反民主的,否则他在民主圈里一天都混不下去,要想迷惑人,总得交点投名状伪装一下嘛。但是总的来说,他的文章我看是危害大过益处。
亏你杨恒均还在澳洲呆了那么多年,你知道澳洲的来历吗?澳洲就是由一帮流氓建立起来的文明国家!当年英国因为国内犯人太多担心影响英国的发展和人民的生活质量,于是把很多犯人送到当时荒无人烟的澳洲。当然,送去的不仅仅是犯人,还有英国的制度文明,结果后来澳洲发展成了一个现代文明国家。
因此,流氓之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实行流氓的制度,而目前中国实行的就是流氓制度。
那两个“小流氓”之所以素质低、对民主自由法治还不太懂,这不正是中共的洗脑教育、限制言论自由所造成的吗?你杨恒均不是从这件事看出废除专制的必要性、迫切性,反而得出“我的选择是对的吗?那个东西真的值得我去追求?”这样的“反思”结果,你的素质比他们能高到哪里去呢?你的选择对不对、那个东西值不值得你追求,你这个大博士难道不是自己经过理性分析决定的吗?就因为那两个“小流氓”骂了你一通你就动摇了?那要是被国保打一顿岂不就更不会坚持了?
那两个“小流氓”的言论、追求就算有偏差,这也无关紧要,因为他们只是极少数,不会是当今社会的主流,社会的发展方向不会因为他们俩的言论、追求有偏差而改变。别说那两个“小流氓”的言论有不当之处,网上那么多五毛、特务成天在歪曲、攻击民主自由法治,那又怎么样?他们能阻碍民主进程吗?
你杨恒均追求的到底是什么,这你自己最清楚。你认为你所追求的东西与那两个“小流氓”是一样的,那是你的事。我相信,随着不断地参与社会政治,那两个“小流氓”的素质是会提高的,他们的目标会修正的。至于你杨恒均,也许从你当国安的时候到现在一直都没改变。
要说你杨恒均堂堂一个博士、写民主“启蒙”文章这么多年,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我是不相信的。那些极力反对民主自由法治的人,其实并不是真的不懂民主自由法治,否则他们不可能对民主自由法治那么害怕,所谓无知者无畏。他们只不过是舍不得口里咬着的那块骨头和害怕遭到清算而已。
杨恒均和小乔几乎同时抛出这样的言论,大概是最近上面统一下达的任务吧?当前的独裁专制集团急于要为他们的非法政权的延续找个理由。
你们俩不想追求民主自由法治就不追求呗,何必要找什么借口、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这样很不厚道。
尽管民主圈里有杨恒均、小乔这样的坏鸟捣乱,我也绝不会放弃追求民主自由法治,因为这是我多年以来深思熟虑的选择。正如民主斗士李旺阳所说的:砍头也不回头!
杨恒均、小乔这俩人如此的沆瀣一气,把他们俩串在一起做成串烧是再合适不过了。哈哈。


                  201671

2016年6月24日星期五

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机构 是破解当前维权困境的最佳策略

乌坎村又起来抗争了。又是封锁进村道路,又是断网,又是传出粮食告急,跟四年多之前一样。
2011年的时候,经过几个月的抗争,中共当局后来同意村里自行选举村干部,并要求村委会通过合法途径解决土地纠纷问题,不得再闹事。然而四年过去了,合法途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村民于是又准备进行游行集会式的抗争。这时,中共当局竟然以贪污受贿的罪名把由村民选出的村委会主任林祖銮抓了。这下就更加把矛盾激化了。
2011年底乌坎村抗争最激烈的时候,我就去过一趟乌坎村。当时去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看看实际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网上说的那样;二是之前我在广州参与了一次声援乌坎的举牌活动,我觉得那样没什么作用,想到那里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办法。
正好有个朋友也想去,他还约了个外媒记者在陆丰汇合。我当时有台小车,去接了那个朋友后一起往乌坎驶去。我们上午出发,中午就到了。我们先探了一下进村的路,当时进村的主路已经被封了,我们开着车在外围兜了一下,估摸着某条小路应该可以通到村里,准备等到晚上再沿着那条小路开进去看看。我们去买了些米,因为当时网上说村里粮食不多了,我们想,虽然我们解决不了那么多人的粮食问题,但至少我们不能增加他们的负担,就当是给我们自己吃的。晚上我们开着车沿着那条小路进去,果真到了村里。村口设了路障,还有人把守,我们说明了情况,村民基本上相信了我们,让我们进去了,还安排在一个村里的抗争运动领导人的家里住。
到了村里,看到的情况与网上传得基本上差不多,只是粮食、饮水问题没有那么严重,隔壁村的人每天都送蔬菜等物品过来,有些小路是没办法封的。
我发现我做不了什么,帮不了他们什么。一来,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策略,安排得很周密,令我很佩服;二来官方一再造谣说有境外敌对势力介入,要予以打击,他们担心被当局抓到把柄,对外人的建议很谨慎;三来,我那时其实没什么经验,提不出什么真正有价值的建议。事实上有不少民运圈和维权人士也去了,也并没有提出什么有价值的重大建议。
当时我跟林祖銮进行了一次谈话,我觉得他是一个头脑清晰、充满智慧、意志坚定的人。
后来,官方同意由村民自己选举村干部,与其说是一个阶段性胜利,还不如说是当局耍了一个缓兵之计。事实上就是,民选的村委会四年来通过合法途径进行的维权毫无进展。
如今,四年过去了,乌坎还是当年的乌坎,民运圈还是当年的民运圈,只是官已不是当年的官了,但心一样的狠,手一样的毒辣,甚至更加肆无忌惮、手段娴熟。他们把由村民选出的村委会主任林祖銮抓了,然后拍了一个他承认受贿罪的视频公布出来;林祖銮的家属请律师,当局竟然逼迫律所把律师费退掉,对前往看守所的律师围追堵截。据传乌坎已经断水了,当局还通过威胁把境外记者都赶走了,这在2011年末2012年初抗争最激烈的时候都没有发生过。由此可见当局是下决心要把乌坎的事压下去。
这样下去,结局不敢想象,很可能又是历史的重复,甚至更糟糕。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就这样任其宰割?
事实上,中共这样的关门虐子式的镇压,我们真的是毫无办法。如果乌坎人起义,其他地方会响应吗?会引发全国性的革命浪潮吗?谁也没这个把握。
除了乌坎事件,还有709被抓的律师、公民,还有被抓的工运活动家们,还有在监狱里受到虐待的郭飞雄、于世文等人,还有等等等等的公权力侵犯人权事件,我们能怎样?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当然有!那就是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
我们一再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只要联合国人权观察机构进入了中国,那么就可以畅通无阻地到达任何一个群体事件的现场。难道中共当局还能把联合国人权观察机构说成是境外敌对势力?只要联合国人权观察机构的人员在场,中共当局就不敢为所欲为,于是游行示威、集会等和平活动就能够平安地持续下去,最终迫使当局合理解决问题。没有联合国的人权观察机构保驾护航,任何群体事件都会被当局无情地镇压下去。
然而,我们两次发起呼吁,都没有多少人响应。多数人不明白这个事情的重要意义,有些人则说这个事情不可行,予以阻挠。
其实,能不能促成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对此我也没有绝对把握。能达到这个目的当然是最好的,但即使这个目的达不到,只要联合国提出了这个提案,甚至只要某一国政府提出了这个提案,就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这样一来,即使由于中共的阻挠提案没能通过,中共也丧失了在人权问题上的话语权,中共官员就再也不敢在国际上耍横发飙,而国际社会则可以一直抓住这个事情对中共穷追猛打,并迫使中共在关于人权的其他问题上作出让步。
这个呼吁需要海外同仁通过游行示威的方式向联合国施加压力。国内街头运动人士以此内容去举牌应该也是相对安全的,如果有谁因此被抓,那将是联合国最大的耻辱。如果有人因此被抓坐牢,我将陪他去坐牢!
再次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
反对这个提案的都是我的敌人!不支持这个提案的都不是我的朋友!
从发稿之日起,本人将不再参与任何具体案件的维权活动,直至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的议案在联合国有关会议中提出。

               徐琳   2016625


联署邮箱:zhengyigesheng@gmail.com

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

华表的真面目

直到那天凌晨
在朦胧的夜色中
人们才看清楚
天安门广场旁的华表
原来是一把
插在地上的利剑
它那华丽的外表
让善良的人们
一直以为
那只是一个装饰
可就在那天凌晨
它终于露出狰狞的面目
他们的兵器
不插在国境线上
震慑入侵者
却插在这
人民集会的广场
他们想震慑谁?
即使早看清它的真面目
人民也不会
屈服于他们的淫威
自由公平正义
是人们的基本需求
岂能被他们剥夺
那象征利剑的华表
固然并非他们所立
但他们却是有意地继承
这独裁专制的衣钵
最终他们也逃脱不了
以往所有独裁专制者的下场
201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