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5日星期日

国际联合组织的制度建设及作用发挥

    新当选美国总统的川普对联合国的表现很不满意,表露出想抛弃联合国另行组建国际联合组织的想法。我很高兴川普能有这样的看法和想法,这个之前让人感觉很不靠谱的川普现在看来是越来越靠谱了。
    近些年来联合国确实是表现很糟糕、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甚至成为了中共这个流氓政权的傀儡。我曾多次对联合国提出批评。
    当然,抛弃联合国另行组建国际联合组织,这是最后不得已的做法,乃下策,最好还是联合国进行彻底改革。而要迫使联合国进行彻底改革,就必须要有较多国家有抛弃联合国另行组建国际联合组织的意向,这样才能对联合国形成压力。
    无论是联合国进行彻底改革,还是多数成员国退出后另行组建新的国际联合组织,都必须明白这样一个道理:把那些流氓国家排除在外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把流氓国家排除在外,等于是让它放任自流,这样只能是对人类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既然把它排除在外了,也就是不管它了,于是它就更加为所欲为,包括搞核试验、发展核武器,破坏环境,侵犯人权,等等。上世纪的冷战时期就是因为联合国把中共这个流氓政权排除在外,结果中共大力发展核武器,成为核武器大国,同时又大肆侵犯人权,搞反右,人为制造大饥荒,搞文化大革命,等等,总共迫害致死好几千万人。所以,对于流氓国家不能用开除、孤立作为惩罚手段。就像一个学校,无论学生怎么坏,都不能把他开除,那样对他本人、对社会都是不负责任的(除非把他送去特殊学校)。
    建立国际联合组织,就是要利用国际社会的正义力量来影响世界、带动世界向好的方向发展,而这也就需要把那些流氓国家“拉进来、管住它”,使它不能做坏事、少做坏事,不得不往好的方向走。
    当初美国与大陆中国建交并将中国拉进联合国,原本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可惜,当时的美国政府以及整个国际社会低估了中共的无耻、无赖,同时联合国也没有一套真正完善有效的制度来约束像中共这样的流氓国家,以致反受其乱。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WTO等国际组织里。当然,流氓国家也不止中国这一个。
    在一个素质都很高的社会里,即使法律、制度不是那么完善,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而一旦出现了很强势的流氓、无赖,那么法律、制度的不完善就会是很糟糕的事情。
    因此,无论是联合国进行重大改革,还是多数成员国退出后另行组建新的国际联合组织,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制定能对流氓国家起到约束、促动作用的制度。
    在国际联合组织的制度建设方面,投票管理是一个重要内容,可惜以往把它忽视了。
    投票是国际联合组织必不可少的事情,国际联合组织主要就是靠投票来处理国际事务。
    联合国以往的投票制度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问题,还有一个是没有实行绩效管理。
    越来越多的事实反映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制度的不合理,很多国家都要求对此进行改革,前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离职前也终于忍无可忍地表达了对这项制度的不满。当初设计这项制度,是为了防止一项严重不合理的议案获得多数票被通过,这个问题现在完全不必担心了,它反而是成为了少数流氓国家阻挠联合国发挥正常、合理作用的手段。当然,为了确保议案具有正义性并符合世界共同利益,在取消一票否决权的情况下,可以把议案获得通过的票数再定高一点。
    现在要取消一票否决权,少数有一票否决权的流氓国家肯定会强硬抵制。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同时又不便强行通过改革议案的话,联合国可以把对这个议案的介绍(包括正反两方面意见及对该议案的表决情况)制作成视频,要求反对该改革方案的国家在国内向民众广为宣传,并到该国的大学、研究机构等召开研讨会,最后由该国民众投票表决是否支持。这个视频主要是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让人们思考:你为什么不同意取消一票否决权呢?难道你认为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会毫无道理地做对你们国家不利的事情吗?
    联合国在投票制度上存在的第二个问题是没有实行投票绩效管理,因此怎么投都一样,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于是那些流氓国家就不顾世界道义对那些正义的议案投反对票,使它不能形成决议,于是联合国的功能就大大降低甚至失效。
    任何行为主体都要对其行为负责、承担后果,这是自然法的基本原则。
    投票绩效管理就是要让投票者对其投票行为承担责任、后果。怎么承担呢?当然不能是通过简单的制裁的方式。
    上面我已经说了,国际联合组织不能把流氓国家排除在外,要把它拉进来,那么也就是说不能设门槛,尽可能不搞强制性要求、硬性标准。你设门槛,人家够不到条件就不进去了;你搞强制性要求、硬性标准,人家偏不按你的要求、标准去做,那你是赶它走还是留着它呢?赶它走就没法影响它、改变它了,而留着它的话,那么你搞那些强制性要求、硬性标准就等于是自找难堪。
    跟流氓讲道理是没用的。你说这样不好,他偏说这样好,你能把他怎么样?
    那么,是不是对付流氓国家就完全没有办法了?当然不是,办法肯定是有的。    
    国际联合组织是通过投票来发挥组织的作用,而每一个成员国则是通过投票来发挥它自己的作用。一个国家的投票情况就体现了其在国际联合组织中所作的贡献。其有效投票越多,贡献就越大。有效投票就是:某个议案通过了,投赞成票的为有效投票;某个议案被否决了,则投反对票的为有效投票。一个国家的有效投票率越高,说明这个国家对世界文明的贡献越大,那么它就理应得到优待。
    当然,就某一个具体的议案来说,不准有不同意见、不准投反对票这显然是不行的,有时候多数方的意见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如果一个国家永远都是站在少数派那一边,它的有效投票率很低,那么它肯定是有问题的,至少它的信誉度较低。
    因此,国际联合组织应该对各个成员国的有效投票率进行统计,在联合国网站上予以公布,尤其是在该国页面上的显要位置公布。同时根据有效投票率的高低情况对各国作出标识和区别对待。把有效投票率设几个等级,不同的等级用颜色或其他方式作不同的标识,例如对会议座位按有效投票率进行分区安排,并在座位铭牌上进行标识。所有需要排序的事情,例如入场顺序、国旗排列顺序等,都根据有效投票率的高低情况进行排序。还可以据此在国际会议以及国家之间的访问的接待规格、礼仪上作出不同的规定,例如放礼炮的数量等。国际联合组织甚至可以要求国际奥委会等其他国际机构也作出相应配合,例如在奥运会等国际比赛的开幕式上运动员进场时的引导牌上进行标识,人们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国家对世界文明的贡献程度。这样一来,那些一贯在投票时站在少数派一边的国家,人们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些国家的人民会因此对政府的表现感到不满,那些国家的官员们自己也会觉得不自在,这样就会在投票时慎重一些。
    在选举等各项事务中也应该根据有效投票率情况作出规定。首先,应该逐步取消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肩负促进世界文明的责任的联合国却实行常任理事国这种霸道的制度,这显然说不过去。安理会应该全体实行换届选举,有效投票率达不到一定等级或名次的国家就没有资格参与竞选,这是天经地义的。或者也可以考虑实行末位淘汰制度。这些现代化管理手段联合国应该善于运用。
    此外,应该规定,新成立的国家如果人口不足一定数量则没有投票权,但可以几个国家人口加起来达到这个数量的合并作为一票。这项规定是为了避免国家分裂。联合国不阻止国家分裂,但应该用这种方式遏制分裂的倾向。
    为了让世界人民了解联合国、支持联合国的正义行为,联合国应该要求各成员国在中学教材中加入介绍联合国的内容,该部分内容由联合国统一编撰。
    联合国还应该充分利用联合国网站宣传文明进步,目前的内容太少。任何国家不得屏蔽联合国网站,必须保障其能够顺利浏览。同时各国政府网站的主页面显著位置都必须附上联合国网站的链接。
    联合国应该在网上开辟各种研讨栏目,征集专项论文,对有贡献者予以奖励。
联合国是享有一些特权的,可惜以往没有较好地开发运用。


民主中国首发http://www.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78225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

我就是那个即使双腿颤抖也要前行的人

        当我看到被当局秘密关押近一年半的李春富律师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放回来的消息,我感到无比震惊、愤怒!这帮毫无人性的畜生!畜生!畜生!
        同时我也感到深深的恐惧,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如果我进去了,也许也会遭到像李春富律师这样的迫害,甚至可能比他遭受的还残酷,我的境况可能比他更惨!身体的残害倒还是次要的,最可怕的是头脑、精神的残害,我是一个主要靠大脑做事的人,如果我的大脑、精神被损坏了,那就是废人一个了,那我还不如死去。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被他们吓倒了?难道就此收手不再抗争了?做一个顺从懦弱的奴隶?不!既然他们如此残忍、什么都做得出来,做一个顺从懦弱的奴隶就不会被他们迫害了?雷洋是怎么死的?聂树斌是怎么死的?多少无辜的人被他们迫害致死或者毁了一生!是的,我害怕,我害怕他们把我迫害得像李春富律师那样甚至比他更惨,但我更害怕的是,当所有的人都不敢再抗争了,那么他们会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我们,而大家则更难知道真相和下落,甚至我们还被扣上各种污名。懦弱、退缩绝不会换来他们的怜悯、仁慈。
        虽然我害怕了,但我绝不会放弃抗争!我就是那个即使双腿颤抖也要前行的人!
        我曾经公开声明绝不自杀,并且印在了我的名片上。现在我要修改这个声明,如果我被他们抓去,我可能会自杀,但我一定是在他们的酷刑迫害下自杀的!即使他们说我是病死的,那么他们没及时检查我的身体、没及时给予治疗、没及时将病情通报亲属,也就是他们迫害死的!
        不自由,毋宁死!

2017.01.13

请原谅我精神失常了

请原谅我精神失常了
——为李春富律师代笔

请原谅我精神失常了
能够活着回来
已经算是命大了
张六毛、雷洋不就被害死了吗?
仍未回来的和平、全璋兄弟
谁知道会是怎样的情况

请不要嫌弃我
我也不想变成这样
我只不过没来得及自杀
结束那无法忍受的折磨
因为我事先并不知道
他们究竟会把我怎样

当然我也知道他们的邪恶
但为了公平正义
为了子孙后代
我必须有所担当
我若不勇敢
谁替我坚强

虽然我精神失常了
但也好过那些
所谓的正常人
浑浑噩噩地活着
成天尔虞我诈
或者为虎作伥

我亲爱的妻子
请不要怪我打你
我只是控制不住地演示
他们虐待我的模样
因为那样的情形
总在我脑海里回放

如果我能恢复正常
我会一如既往
为了我所遭受的折磨
为了仍未回来的和平、全璋
也为了不让更多的人
变成我现在这样

如果治不好我
你们也不要沉溺于悲伤
就让我傻傻地笑着
呆呆地看着
笑那些跳梁小丑
看他们怎样灭亡

如果还有来世
我要再做你的丈夫
用百倍的恩爱
把这辈子欠你的补偿
相信在来世
不再有邪恶猖狂

徐琳代笔
2017.01.14

注:李春富律师于2015年7月被中共当局抓走,秘密关押一年半,2017年1月13日放回来的时候精神失常了。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对人权报告的意见

        每年的一月份是一些国家和国际机构针对各国的人权状况发布人权观察报告的时间。然而,人们似乎对此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因为它毫无价值和意义。
        我上网搜索了一下,看到一份中共当局对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2016年1月27日发布的《世界人权报告2015》的反驳,其中引述了这样一些内容:
        【“人权观察”在报告中声称“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呈现退步”,称“中国和平表达意见的异议人士、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宗教权利,以及社会法制状况均遭受日趋严厉的压制和侵害。”
        报告还提及香港问题,称“虽然在国防和外交以外的事务,香港应享有自治权、拥有独立司法制度和公民自由,但北京似乎干预香港的政治参与、表达和集会自由权利。”】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人权观察”发布的《世界人权报告2015》针对性很不够,完全是泛泛而谈,是一种述评式的东西,没有就具体事实点中要害问题,因而抨击力度很不够,从而给了中共当局反驳的余地。这种报告跟中共的官样报告一样,纯粹是一种应付、交差式的东西。
        美国政府也每年都发布关于其他国家的人权报告,其撰写方式也与之差不多,更让人跌眼镜的是,其2012的报告把本人(徐琳)的情况写错了,2013年的报告则把李蔚的名字写错了。
        我随便摘录一段美国政府发布的《2013年中国人权报告》的内容:
        “例如, 10月24日,便衣警察因侵扰罪逮捕了上海访民沈勇;据媒体报道,警方殴打了他。几小时后,警方把沈勇送回家,不久沈即死亡。沈的家人坚持说其死亡是由警方殴打造成的。警方声称沈在扣押期间突然发病。当地媒体报道说事件在调查之中,但直至年底未提供进一步的消息。警方在沈死亡后发生的一次示威活动中拘押了100多名访民。”
        “据媒体报道”,这样的表述有权威性吗?是哪个媒体呢?媒体报道的一定真实吗?殴打的后果是怎样的?有没有验伤报告?对于沈的死亡,作为人权机构应该指出警方需要提供怎样的证据才能证明警方没有责任,应该具体指出警方在哪些环节有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行为,可惜这些在报告中都没有提及。
        人权报告中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这样。这样的报告简直成了泼妇骂街和长舌妇嚼舌头式的东西。作为国际性机构或国家政府机构,这样的写报告的水平很丢格。既然要写人权报告,就要写得翔实、具体,要抓住要害,尤其是应该对照联合国关于人权的国际公约指出对方的违背之处,让对方无法反驳。
        我不知道这个“人权观察”是不是属于联合国的机构,如果是,那就应该责成联合国的有关部门对对方存在的侵犯人权问题作进一步调查,并要求对方改正和作出纠偏措施。即使它不是联合国的结构,也可以建议联合国作出反应,而联合国也应该予以重视、主动作出反应。
        如果说那些机构由于权限、条件的限制无法掌握翔实的情况,那么就应该敦促联合国向各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以便认真调查、掌握翔实的情况,否则在道听途说的基础上写出这样的报告,既是忽悠供养他们的人、忽悠世界人民,也是丢自己的脸。未来的史书将会怎样记载他们?
                         中国公民 徐琳
                           2017.01.05

2016年12月23日星期五

最大的荣耀 ——献给小安妮的歌

小小安妮
她长大了
她给爸爸
发来了她的近照
照片上面
她捧着奖状
脸上露出
幸福的微笑

回想当年
她进不了学校
只因爸爸
曾经为民主坐牢
多少人们
去为她声援
多少人被抓
也仍然徒劳

义士相助
她逃出兲朝
好心人收养
于是她有了依靠
受苦孩子
她懂事很早
勤奋学习
赢得了荣耀

每一个孩子
都能成为父母的骄傲
社会的公平
是多么的重要
每一个公民
都要争取应有的权利
公平的社会
让每个人活得自豪

每一个孩子
都能成为父母的骄傲
社会的公平
是多么的重要
每一个公民
都要争取应有的权利
为民主奋斗
是当今最大荣耀

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中国人犯得着为马格尼茨基法案那么高兴吗?

    2016年国际人权日前,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终于通过了制裁全球侵犯人权者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只等美国总统签署即成为正式法律。这也算是给这个人权日的一份献礼吧。
   
尽管奥巴马在中国人权问题上一再与中共妥协、配合,但他再拖也拖不了多久了,因为他的任期马上就要结束了。而新当选的总统川普近来在对中国的问题上屡屡表现出强硬态度,因此即便奥巴马不签署,川普签署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马格尼茨基法案真的值得我们那么高兴吗?我可并不对它抱多大期望。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这个法案只是授权美国的行政部门可以这样做,而不是强制必须这样做。美国的行政部门会不会这样做、会做到什么程度,这很难说。凭美国政府在关于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屡屡不作为的表现,对这个法案我们就不必抱太乐观的态度。真要是动真格的,就先拿瓜瓜开刀吧,还有鄧家人。
   
虽然川普看起来对中国政府比较强硬,但毕竟还没上任,不知道深浅,就算总统签署了,在实施上究竟会怎样还难说。美国对中国的妥协、放纵不是一两个官员的事,而是整体性的。即便川普很强硬,也难改变什么,何况他不是具体执行者,所谓县官不如现管。
   
二、这个法案最早是针对俄罗斯制定的,于2012年通过,时隔四年后才在扩大到针对全世界各国的情况下顺带包括中国。而事实上,中共才是当今世界上最邪恶的政权,中国的人权状况远比俄罗斯糟糕得多,比马格尼茨基还要惨的案例多的是,为什么美国不是最早针对中国制定这样的法案呢?为什么中国比俄罗斯晚了四年而且还是顺带的呢?这不明显是不重视中国的人权状况吗?这有什么值得我们高兴的呢?我们能指望美国会认真地对中国官员实施这项法案吗?
   
三、这个法案只是对中国那些侵犯人权的具体执行人员有制裁作用,那些都是一些低级走狗,不一定会去美国。而对那些下达命令的高官往往很难制裁,因为很难拿到他们的证据。因此那些高官仍然会肆无忌惮地下达侵犯人权的命令,而走狗在中国是永远都不缺的。
   
马格尼茨基法案的所谓制裁手段无非是拒绝入境、冻结在美国的财产。那些官员不去美国、不把钱存在美国,你能奈他何?中国官员们收的贿赂款、贪污的钱都是现金,存放在家里,是用吨来计算的,美国佬知道吨与美元怎么兑换吗?
四、仅仅是美国这样做,其他国家不这样做也是没用的,那些侵犯人权的官员大不了不去美国,他们可以跑到其他国家去。
   
五、那些官员们可以利用权力隐瞒、改换身份,以致这个法案无法对他们发挥作用。我们经常看到中国官方报道某某落马官员被查出有多少本护照,那些护照都是有效的,只要中共不查处他,他就可以用那些护照瞒天过海。
   
六、美国政府如何取得外国政府官员侵犯人权的证据呢?如何判定证据的有效性呢?我一直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可惜没有什么进展。没有这样的机构,侵犯人权的证据就没有权威性,这个法案就难以真正实施。不要说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就连针对某些严重的个案派临时调查组都没有,我们还能指望他们真的会去用这个法案?依我看,这个法案只不过是美国政府标榜正义、用来作秀的一块招牌而已。
   
七、最重要的一点是:只有当中共面临垮台的危险时,这个法案才会对官员有阻吓作用,因为只有在中共快要垮台时,那些作恶的官员才真的需要逃往国外,至于平时能不能去玩,那倒不是那么重要。所以,如果中共没有面临垮台的危险,那么为了利益,那些官员就仍然会去做那些侵犯人权的事,大不了不去美国,留在中国照样作威作福。对于那些宣称有三个自信的傻逼,他们才不会拿这个什么马格尼茨基法案当回事。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我们中国人自己去抗争才能真正有效果。指望一个外国的法案对中国官员起到约束作用,这听起来都有点滑稽。联合国公约都没能把中共怎样,WTO都被中共玩残了,美国法案又能如何?

           2016.12.13


再谈同性婚姻问题

    对于那些反对同性婚姻的人,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他们到底是反对同性恋者的生活方式还是反对他们玷污婚姻这个名词。
   
如果是前者,那么我认为是不对的。
   
反对同性婚姻的人以基督教徒为主。可是按照基督教的说法,人都是上帝创造的,除了撒旦及其信徒。那么,两性人难道不是上帝创造的吗?难道是撒旦创造的吗?如果承认他们也是上帝创造的,那么就应该承认他们也享有平等的权利,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只要不侵害到他人。同性恋者虽然不一定是两性人,但有些同性恋者在生理上是与常人有不同之处的,其同性恋行为是由其生理决定的。既然上帝把ta创造成这样,也就是上帝要ta那样去做的,我们凭什么反对他们的生活方式呢?
   
基督徒动辄指责同性恋者违背上帝的旨意,可是圣经教导人们要爱你的敌人,连敌人都尚且要去爱,为什么就不能爱同性恋者呢?难道同性恋者比敌人更坏、更可恶?你们的博爱精神在哪里?你们真的完全认识了上帝、领会了上帝的旨意吗?能不能多一点谦卑、不要不懂装懂?如果你担心支持同性恋会被同道指责,那你不表态不行吗?不支持也不反对,承认自己对这个问题没有认识清楚,这样不行吗?难道这也会违背上帝的旨意?恐怕还是虚荣心、私心在作怪吧?为了当牧师、为了赢得更多同道的认可、支持,就一定要装作什么都懂、装作领会了上帝的旨意。这是真正的基督精神吗?
   
也许有人会说,不是所有的同性恋者都是由其生理决定的。好吧,那么请问:我们凭什么、以什么为标准去界定ta是不是由生理决定的呢?有必要去界定吗?难道我们在法律上规定由生理情况决定的同性恋行为是合法的、否则就是非法的?这很荒唐,也很难执行。所以,对于同性恋行为,不去管它是最恰当的做法。
   
如果人们反对的是同性恋者的结合玷污婚姻这个名词,那么对此我可以理解。是的,婚姻就应该是两个异性的结合,这也是上帝的意思,我们不能歪曲。那么好了,对于同性恋者的结合,我们不用婚姻这个词就行了。我们可以在法律上规定,任何两个人(这里只说成年人)都可以组成家庭,享受一般家庭的待遇,至于ta们在家里干什么,咱们不管,也管不着。这样就两妥了,既保障了同性恋者的权利,尊重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又不玷污婚姻这个神圣的名词。
   
之前我就说过,在法律上允许同性恋者组成家庭,有利于保障他们的一些正当权益,使他们能够以家庭成员的身份处理一些法律事务。如果不在法律上允许他们组成家庭,很可能就没有人有资格去处理那些事,比如ta被依法限制自由了或者去世了的情况下。
   
上帝怜悯所有的人,当然包括同性恋者。在不损害他人利益、不破坏正常社会秩序的情况下,应该尽可能地给他们以关爱。
   
有些人担心对同性恋行为的容忍会影响自己的孩子的成长。这方面我们固然要考虑,但也不能简单粗暴地处理。就像我们不能因为担心自己的孩子学会抽烟所以就要规定任何人不许抽烟。为了避免青少年学会抽烟,我们可以对抽烟作出一些规定,例如不许卖烟给未成年人,不许做烟草广告,不许在某些场所抽烟,不许在影视作品、节目中有抽烟的行为,等等。同样,对于同性恋行为,为了避免青少年受影响,我们也可以参照对吸烟的管理作出一些规定,例如不许在影视作品、节目中有明显的同性恋行为,不许做同性恋俱乐部的广告,不许在公共场所和对非同性恋者讲述同性恋行为细节和感受,尤其不能对未成年人讲,更不能与未成年人进行同性恋行为,等等。对于不许在公共场所和对非同性恋者讲述同性恋行为细节和感受、不能与未成年人进行同性恋行为这样的条款的执行,以投诉为处理依据,只要有人投诉并且证据确凿有效(对于青少年投诉者可以口述作为有效证据),就可以追究法律责任,这样同性恋者就不得不自律、谨慎。
   
当然,没有什么事是能做到十全十美的,我们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在有较完善的法律、措施的情况下,同性恋行为即使会对社会有一定的不良影响,也会比不尊重同性恋行为所带来的危害小。堵与疏的道理想必大家应该都懂。
   
我之所以要谈论这个问题,除了对同性恋者的关怀,更重要的是探讨法律精神。法律是用来保护人们的权利的,而不仅仅是为了约束人们的行为的。在制定法律的时候,要充分体现人文关怀。不仅仅是同性恋问题,在其他问题上,制定法律的时候也都应该这样处理,考虑问题要深入、细致、全面,要有妥善的处理方法,而不是简单粗暴地规定了事。

                2016.12.14